鬱悶的大盜

▉鬱悶的大盜

  外面漆黑一片,但葉開知道,天就要快亮了,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時期。
  
  他的信心已經被徹底摧毀了。這已經是葉開連續第三個晚上光顧這座豪宅了。
  
  但眼前的保險箱還是靜靜地立在自己的面前,好像在嘲諷他似的–你不是開鎖高手嗎,現在服輸了吧。
  
  葉開是一個聲名顯赫的大盜,據說他出道以來,從沒失過手。從來都是「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我揮一揮衣袖,不留下一絲痕跡。」許多案件雖然知道是他做的,也因為沒有證據而無法起訴他。而他的絕技就是開鎖工夫,他把各種各樣的鎖都研究過,天下沒有他葉開打不開的鎖。假如他說自己開鎖技術「天下第二」,那麼就沒有人敢稱「天下第一」。
  
  葉開認為現在世面上出售的鎖,都是粗製濫造,根本就不配稱為「鎖」。人們卻偏偏信任這東西,認為只要用它鎖住的東西,就安全大吉。其實有鎖還不如無鎖,起碼你會經常去惦記自己保藏的東西。
  
  許多人都想拜葉開為師,做他的學徒,但都被他拒絕了。他認為做盜和做人是一樣的,雖然不能做到「富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但盜亦有道。只能偷竊那些富人收藏的一生都用不著的東西或者炫耀身份的東西,對窮人的東西卻是分毫不能取,尤其是拿窮人治病和小孩上學的錢,那簡直和謀財害命無疑。
  
  現在葉開已不像剛入道時生活窘迫,處處下手,傷害了許多善良的家庭。他給自己定下每年只工作一次的諾言,不管成功與否。畢竟「盜多必失」嗎,他可不想摧毀自己贏得的半世聲名啊。
  
  眼前的保險箱就是葉開今年的「獵物」。他已經調查清楚了,豪宅的主人身世顯赫,現在出去度假了。這個保險箱裡不但放有大量的現金和美鈔,還有許多古玩珍奇。
  
  但現在葉開拿它沒有任何辦法。他見過各種各樣的密碼鎖,打開一個密碼鎖平常僅需要幾分鐘,就是最長的時間也不超過半個小時。但這個密碼鎖好像是一個完美的鎖,根本就看不到它的任何破綻,自己花了三個晚上的時間都沒有打開,還是放棄吧。「野蠻開鎖法」、「爆破開鎖法」、「嘗試開鎖法」「心理猜測法」等方法,雖然可能把密碼鎖打開,但這不是自己這樣有「身份」的應該採用的。看來天外有天,知識無涯啊,今後還需要收集鎖的設計資料,去鑽研它們。
  
  葉開看了看密碼鎖,惆悵地離去。
  
  葉開回去以後,輾轉反側,久久不能入睡。
  
  第二天葉開醒來看到新聞後大吃一驚。原來自己昨晚光顧的那座豪宅竟然被盜,室內一片狼藉,保險箱也被打開,萬幸的是聞訊趕來的房屋主人經過仔細的檢查後發現沒有丟失什麼貴重的東西。
  
  是誰在自己走後竟然在極短的時間裡把密碼箱打開!因為他離開的時候天已快亮。葉開暗暗忖想,難道這世上還有比自己更厲害的開鎖高手?自己有機會一定要好好會會這位高手,和他切磋切磋。
  
  憑借葉開在「業界」的名聲和良好的信息網,他很快就找到了那個盜竊豪宅的人,原來只是一個小蟊賊。葉開想他肯定是一個身藏不露的「高手」,於是決定去拜訪拜訪他,賜教他是如何打開那只密碼鎖的。
  
  那名盜賊看到葉開後,非常吃驚,說:「您就是大名鼎鼎的開鎖高手葉前輩嗎?我非常仰慕您,一直想做您的徒弟,只是無緣見面。今天能夠見到您真是三生有幸啊。」
  
  葉開覺得他不但是開鎖的高手,還一定是偽裝的高手,真是大智若愚啊,看來以前自己是有點太高傲了,在朋友們的吹捧下有些飄飄然了今後為人也要低調一些。
  
  葉開問他:「您是和那位前輩學藝的?」
  
  「學什麼藝?我因為生活沒有找落,一直幹點偷雞摸狗的勾當。」
  
  「就是您開鎖的手藝啊?」
  
  「葉前輩,您不要在我的面前總是說『您』啊『您』啊的,搞的我都不好意思了。什麼開鎖的手藝啊?我平時『幹活』的時候,要麼用鐵棍撬開,要麼用鉗子鉸開,一般都是用蠻力打開的。我特仰慕您,葉前輩,瞬間就能把一個鎖打開,一直想拜訪您,只是沒有機緣。」
  
  葉開覺得他不像在說謊,但是又無法確切斷定。還是單刀直入吧。葉開把案法後的報紙放在他的面前,說:「這個『傑作』您,不,你是任何…………」
  
  「哦,您是說那個小case啊,葉前輩,說來很慚愧。那天晚上我和朋友去酒吧喝酒,一直喝到天快亮的時候才離開。閒著無聊,信步逛到一座豪宅,發現房屋的門沒有鎖,裡面一片漆黑,就進去希望找到點什麼東西。房裡除了那只保險箱外,什麼值錢的東西也沒有發現。我又不會開密碼鎖,也沒有帶工具。如果帶工具的話,我早把那只箱子切開了。就在我非常失望想離開時,突然想到一般的密碼鎖剛出廠的時候都是設置為『01-01-01』,這家主人在買來保險箱後會不會沒有更改過密碼呢?我試了試,結果就打開了。但是葉前輩,那只箱子裡明明有大量的現金和古玩,都被我一洗而空,但報紙上卻說沒有損失什麼貴重的東西呢,這我就弄不明白了?」
  
  葉開聽了,差點吐血,原來是用這麼簡單的方法把箱子打開了。
  
  他已經來不及給眼前這個小蟊賊解釋為什麼豪宅的主人丟了東西卻說沒有丟。
  
  他只是在懊悔自己離開時竟然忘記了把屋門鎖住,已經喪失了做大盜最基本的冷靜,再這樣下去的話,遲早會失手的。
  
  看來自己真的應該金盆洗手了,葉開歎息道。

發表於 幽默故事 | 發表迴響

願者上鉤

¤願者上鉤

  列車正在開往紐約。在一節車廂內,坐著3個中年男人和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旅途漫漫,四個人湊在一起聊天。聊著聊著,男人們就把內容轉向了色情話題。
  
  年輕女孩眼珠一轉,微笑著建議道:「紳士們,如果你們每人給我1美元,我就讓你們看一看我的腳。」這3個男人早就被年輕女孩的美貌迷住了,聽女孩這麼一說,馬上都從錢包裡抽出了1美元。
  
  女孩笑著接過錢,然後把她的褲腳往上提了一點,讓3個男人看了一下腳。女孩的腳很白,男人們看得眼睛都直了。看到男人們的饞相,女孩抿嘴一笑,接著說:「先生們,如果你們每人給我10美元,我就讓你們看看我的大腿,」男人們頓時兩眼放光,狂喜不已,迫不及待地都拿出了10美元鈔票。女孩收好錢,慢慢捲起褲腳。男人們大飽眼福,都覺得這10美元花得值。
  
  遊戲還在繼續,3個男人興奮得冒汗了,於是都把外套脫了下來。
  
  接下來,女孩又說,「如果你們每人能給我100美元的話,我就讓你們看看我做闌尾手術的地方。」
  
  女孩的話一出口,男人們覺得心都要從喉嚨跳出來了。他們顫抖著手,從各自的錢包裡拿出了100美元。女孩把錢放進自己的錢包,然後頭迅速轉向窗口,用手指指著外面的剛要掠過的一棟大房子,大聲說道:「先生們,快看那裡。那家醫院就是我兩年前做闌尾手術的地方。」

發表於 幽默故事 | 發表迴響

預言家

◆預言家

  一大早就有人敲門,我打開門一看,外面站著一個警察和三個陌生男人。
  
  「我們找您談談。」那個警察說完,又問跟他同來的那三個人:「是他嗎?」
  
  「咱們有什麼好談的?我連你們為什麼而來都不知道。」我回答說。
  
  這時,其中那個又矮又胖的男人開口了:「您昨天白天是不是去我們鞋店了,就是拐角那家?您什麼也沒買,只是臨離開時說,那些高檔鞋應該放在大廳裡,不應該放在門口,要不會讓人偷走的。」
  
  「我說得不對嗎?」
  
  「您離開一個小時後,我們店裡真丟了好幾雙高檔鞋」
  
  「我是一家珠寶店的經理。」那個又高又瘦的男人接著說,「您昨天晚上還去了我的珠寶店,什麼也沒買,只是您臨走時對保安說,我們櫃檯的玻璃大薄了,不費吹灰之力就能砸碎,就能把裡面的鑽石,珠寶席捲而去。」
  
  「我只不過說說而已。」
  
  「可您開完這個玩笑兩個小時後,我的珠寶店就被打劫了。」
  
  「您什麼東西被偷了?」我問第三個長著大鬍子、戴著黑眼鏡的男人。
  
  「我現在還沒丟什麼,」這個人說,「我只是想問問您,這種事我什麼時候也會攤上。」
  
  「您說什麼呢?您沒什麼毛病吧?」我說,「您認為我知道?也許就在我們說話的這個時候,說不定誰就把您的車開跑了呢。」
  
  還沒等我說完,這個傢伙的手機就響了。一分鐘後,他的臉色變了,手也顫抖了起來。
  
  「又讓您說中了!是我老婆打來的,我們家的車被人偷走了…………」
  
  「您看,預言家先生,」這時那個警察看著我說,「您現在總該明白我們要跟您談什麼吧。」

發表於 幽默故事 | 發表迴響

重賞之下有勇夫

※重賞之下有勇夫

  湯姆是個江洋大盜,幾天前,他在A市博物館偷竊一把小提琴,價值500萬美元以上。警方全城圍堵,在路上找到小提琴,卻沒有抓到湯姆。局長召開會議,警長韋德建議道:「湯姆還沒有離開我們這個城市,我們何不懸賞,讓市民投入到抓捕行動中。」

  隨即警方向A城市民懸賞:直接抓住湯姆的人,懸賞50萬美元。

  懸賞令發出後,市民們反響強烈,可警方仍然沒有接到線索。

  韋德又提議:「我相信,懸賞的路子是對的。雖然有部分市民投入到尋找湯姆的行列中來,但大多數市民沒有參與其中。有市民說,湯姆是個亡命徒,為了50萬塊錢,把自己的命丟了,划不來。所以,我建議,把懸賞提高一倍!」

  新懸賞令發出後,市民們反應更強烈,可是警方還是沒找到湯姆。

  韋德又說話了:「我們的路子沒有錯。我弟弟是華爾街投行職員,他看了懸賞公告後說,這樣的舉措已經吸引不了所有的人了。要想吸引所有的人,建議我們用實物做懸賞。誰要是抓住湯姆,就把小提琴作為獎勵。」

  第三輪刺激方案出台後,市民嘩然,可惜,湯姆的影子都沒摸到。就在警方無比沮喪時,韋德接到一個電話:「喂,是韋德警長嗎?」

  「我是!」韋德話剛落音,心就「撲通撲通」跳了起來,這聲音是如此熟悉,對!是湯姆!

  「請問,你們說話算數嗎?」湯姆急迫地問,「你們確定有人抓到我就把小提琴獎勵給他嗎?」

  「是的!確定!」韋德說。

  「那麼,我可以抓我嗎?」湯姆說,「我太愛那把小提琴了!」

發表於 幽默故事 | 發表迴響

重口味

※重口味

  劉濤是個單身漢,一日三餐常到公司附近一家叫做「格外香」的餐館解決。這家餐館別看不大,但炒菜的味道真的像餐館的名字-格外香,特別適合劉濤的口味。
  
  最近,劉濤出了趟遠差,這天晚上回來後,第一件事,就是去「格外香」吃飯。
  
  到了餐館,他在老位置坐下,點了最喜歡的兩個菜。不料,第一個菜上來後,劉濤剛吃了一口,就覺出味道有些不對,他皺皺眉,等第二個菜上來,一嘗,味道還是不對。他放下筷子,喊過服務員小麗,問:你們餐館是不是換廚師了?
  
  小麗說沒有啊,還是以前的老宋。
  
  劉濤奇怪道:「那怎麼今天菜的味道跟以前不一樣了?是不是今天的原料有問題啊?」
  
  小麗斷然否認:「不可能,這些原料都是今天剛進的。」說到這裡,小麗突然記起了什麼,說,「我知道了,我忘了告訴你,我們餐館昨天剛換了老闆。」
  
  「換老闆?」劉濤好奇地問,「老闆又不掌勺,怎麼飯菜的味道都變了呢?」
  
  小麗解釋說:「今天的菜都是新老闆去採購的,還有油鹽醬醋啥的,進貨渠道大概跟以前都不一樣,所以味道可能就有差別了。」
  
  是這樣啊,劉濤聽到這裡,心念一閃,忽然想起最近新聞裡常說的地溝油問題,菜的味道變了,最大可能就是用的油不一樣了,那會不會是用地溝油炒的啊?
  
  他越想越可疑,就讓小麗去把新老闆喊過來,打算給他上一課,講講誠信經營的道理。
  
  片刻後,一個彪形大漢從後面出來,黑鐵塔似的往劉濤跟前一站,鼓著眼睛問:「我就是老闆,你找我什麼事?」
  
  劉濤一看他這粗魯形象,心裡立刻感到發虛,心說自己又沒有真憑實據,對方要是說自己誣陷他怎麼辦?還是委婉一點吧,便說:「也沒什麼事,我就是覺得菜的味道跟以前不一樣了。」
  
  老闆驕傲地說:「當然不一樣了,我們現在做菜用的原料都是最好的,綠色無污染。」
  
  對方說得越好聽,劉濤就不由越是懷疑,心說這是賊喊捉賊,誰會承認自己用的是地溝油啊?就說:「我相信,不過…………我還是喜歡以前的味道。」
  
  老闆問:「你是老主顧吧?」
  
  「是,我是這裡的常客,習慣了這裡的口味。如果你們變了口味,那我以後只能另換一家餐館吃飯了。」
  
  老闆盯著劉濤看了一會兒,忽然笑了,說:「你這口味可挺重的。好吧,顧客就是上帝,既然你習慣以前的口味,我們保證讓你滿意,今天這菜重做,以後你來,也特殊照顧,完全按照你的口味來做。你覺得怎麼樣?」
  
  劉濤鬆了一口氣,說太感謝了。
  
  老闆轉身就去了後廚,關上門,問廚師老宋:「老宋,我讓你扔掉的那半桶油你扔了沒有?就是你們以前剩下那桶摻雜了香精的地溝油。」
  
  老宋說沒有,還沒來得及扔呢。心念一閃,悄聲問:「老闆,是不是咱們不換好油了,接著用啊?」
  
  老闆擺擺手,說:「該換還得換,不過,也別扔了,外面有個客人,吃習慣了,口味重,這桶油,以後就留著給他專用吧。」

發表於 幽默故事 | 發表迴響

醉該萬死

▓醉該萬死

  大強是個小職員,他昨晚又陪客戶喝多了。回家後,他直接倒在沙發上。半夜他清醒了些,忽然發現自己的羊毛衫不見了。羊毛衫是老婆剛花一千多給自己買的。
  
  大強的汗立刻出來了,坐在床上開始回憶:在酒店時自己只脫了外套,這個記得很清,因為那時還沒喝多。再後來…………一些記憶的碎片殘缺不全地浮現出來,一群人好像又去了按摩院。完了,一定是按摩時把羊毛衫脫下了。外套丟了好說,裡面的衣服沒了你咋解釋?要讓老婆知道自己去按摩院…………
  
  天剛濛濛亮,大強就穿好衣服,把外套扣子一直系到脖子。老婆起床後過來奇怪地問道:「起這麼早幹啥?」大強說道:「公司老李今天搬家,我答應他早點過去幫忙。」
  
  大強一出門就被寒風打透了,東北把臘月天剛亮的時間稱為「鬼齜牙」,鬼都冷得受不了,何況只穿一件外套的大強。一把鼻涕一把淚地等了半天,好不容易來了輛出租車,他逃命似的跳上車:「去海林廣場。」
  
  一下車大強就傻眼了,整個海林廣場不下三十家按摩院,根本想不起來昨晚去的哪家,更要命的是都沒開門。無奈之下,他只好回憶昨天一起喝酒的同事,逐個打電話過去,可對方不是關機就是不接,估計昨天都喝得差不多了。好不容易一個同事接了電話,也說不清楚是哪一家了,只記得是在路南邊。也好,起碼範圍縮小了一多半。放下電話,他硬著頭皮挨家敲門。挨了不知道多少臭罵,還是沒找到羊毛衫。
  
  看看表快八點了,大強給領導打了個電話,撒謊請了假,開始逛商場,只有再買一件把老婆糊弄過去。
  
  大強跑了五家商場,腿都累抽筋了,最後在一家專賣店的櫥窗裡,他看見了自己那款羊毛衫正套在模特身上。絕處逢生呀!他興奮地衝進店裡,指著模特說道:「我要買那件衣服!」
  
  售貨員說道:「不好意思,就剩那一件斷碼的了。您得有一米八五吧?這件你穿不上。」
  
  大強傻眼了:「你知道別的地方哪有賣的嗎?」
  
  營業員驕傲地說道:「這個品牌我們獨家代理,全城沒有第二家!」
  
  大強一咬牙:「麻煩你拿下來我試試,小就小點,我能將就。」
  
  好不容易把毛衫套上了,手腕露出三寸多,腰和肚臍都露出來了。大強豁出去了,羊毛衫這東西本來就縮水,先把老婆哄過去,趁她不注意自己洗一下,就說縮水了。
  
  在外面硬是等到下班時間,大強這才一邊往家走一邊往下拽羊毛衫。
  
  回到家裡,老婆挺意外:「喲!今天沒出去灌貓尿?昨晚喝成啥樣了都,那麼貴的羊毛衫就扔地上,還是我給你收大衣櫃裡了…………」老婆忽然不說了,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他微微敞開的衣領,轉身回屋裡翻衣櫃去了。
  
  大強只覺得天旋地轉,昨晚的酒勁直往上湧。

發表於 幽默故事 | 發表迴響

這賊真不走運

¤這賊真不走運

  卡爾失業了,他想另找一份工作,但這很不易。可憐人沒錢付帳單了,又找不到能借錢的人。卡爾整日呆在家裡,看出窗外,留意到鄰居的家。一位老教授獨自住在隔壁,從不跟鄰居說話。他從不拉窗簾,所以卡爾能看清他家。房間裡塞滿古色古香的傢俱和花瓶。
  
  卡爾在想:「我為何不去取個古老的花瓶?賣了,我就有很多錢了。」
  
  卡爾開始每天觀察教授:每天早上10點離家,四點回家。他有一條狗,卡爾常到柵欄門前和它玩,或給它喂塊肉。
  
  這天卡爾想到:「我要進去教授家偷個花瓶。打爛窗戶我就能爬進去了。狗不成問題。」
  
  地窖裡有桿古老的槍,很久以前,這槍曾是他爺爺的最愛。卡爾並不想用這槍,但又想:「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的。」
  
  他想把槍藏在大衣下,但太長了,於是他就用鋸子把槍尾給鋸掉。
  
  第二天上午卡爾見教授十點鐘準時出門,就爬過柵欄。狗朝他撲來,卡爾扔給它一塊大骨頭。他朝窗戶扔去一塊石頭,窗破了,又不是很高,他很容易就從窗戶爬了進房子。
  
  打量周圍,牆上掛滿畫,小玩意和花瓶放在架子上或地板上。卡爾不太懂藝術,不可能挑選畫,於是就伸手去拿一個大花瓶,這時他聽到了響聲,前門打開,一個人走進來。
  
  是老教授,他忘了拿一項重要的文件。卡爾害怕了,把槍拿出來。教授走進房間看見了他,很生氣。「你到我家幹啥?」
  
  「我沒有偷任何東西,讓我走,要不我就開槍了!「
  
  「就用那桿槍嗎?」教授大笑,並不害怕卡爾。「你不可能用那桿古董槍開槍,它應該去博物館了。」
  
  「這真是古董槍嗎?值多少錢?」
  
  「大約值17,000美元。但是你現在只能賣到10美元了」
  
  「為何?」
  
  「因為槍尾已經沒有了。」

發表於 幽默故事 | 發表迴響

這裡風俗真奇怪

⊙這裡風俗真奇怪

  有個畜牧水產局的局長,外號「胖局長」。胖局長在位時高高在上、神氣活現,退休後倒也清閒,有時無聊,就開著個車出去散心。

  這天,胖局長剛開車出城,遠遠看見幾個村民扛著棍棒,提著繩索,咳五喝六地向村口走去。

  這些人要幹嗎?不會是打架吧?胖局長一下來了興趣,反正閒著沒事,跟了過去。

  他一直跟到一戶人家院子裡,只見那些人站在一堵牆邊指指點點,原來這是豬圈,圈裡有一群豬仔,活蹦亂跳著。

  胖局長覺得豬仔十分可愛,不由「撲哧」笑了。他這一笑,立刻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一會兒,有人走到胖局長面前,說:「這位老哥,今天我們買豬仔,你逮一隻試試手氣咋樣?」

  胖局長有點不解,問道:「逮豬仔和手氣有啥關係?」

  旁邊有人說,手氣好,運氣好,逮的豬仔就大。

  胖局長一聽,心想,最近搓麻將老是輸,是不是手氣不好?今天不妨試試。他一時興起,槽起袖子,走到圈裡。這當口,一隻小豬剛好跑來,胖局長看準時機,猛地出手,那小豬便被他逮住了。

  幾個人一起吆喝「好身手」,搶著要買,胖局長就又逮了一隻…………最後數了數,他前後一共逮了八隻。一夥人抱著豬仔,歡天喜地地走了。

  那家主人說:「他們運氣真好,遇上了你,瞧你,少說也有180斤吧…………」

  胖局長越聽越糊塗了,買豬仔和自己的體重有啥關係?後來他一打聽才知道,當地有個風俗:買豬仔時看現場誰最胖,誰胖就讓誰逮,據說這樣買回的豬養著準能發家…………

發表於 幽默故事 | 發表迴響

這樣尋親很特別

◆這樣尋親很特別

  救助站收容了一個流落街頭的老伯,聽他口音是本市人,但一問三不知,看樣子,是「老年癡呆」病人。上哪去找他的家人?大夥兒都十分著急。
  
  這一天,救助站值班的小方給老伯換洗衣服,突然,從貼身的內衣口袋裡發現了一個手機。頓時,小方喜出望外,趕緊給手機充電、開機,翻開電話簿一看,又失望了,根本一個號碼都沒儲存。
  
  小方正發愁著呢,手機鈴聲響了,他急忙接聽。
  
  手機裡響起了親切的女聲:「您好,您是吳有道老先生嗎?」小方一愣,順嘴「嗯」了一聲。
  
  「您最近身體怎麼樣?」對方非常熱情,噓寒問暖一番後才「奔」到了主題,「哦,吳老先生啊,我們是保健品公司的,有種新產品…………」
  
  要在平時,小方早就掛電話了,可這會兒卻激動異常,他耐心聽完,裝出親和的口氣,問對方是怎麼知道自己號碼的。對方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語氣神秘地說:「我們還知道您孫子剛出生,對了,本公司的嬰兒奶粉也很不錯哦…………」
  
  小方越聽越開心,忙問:「貴公司送貨上門嗎?」
  
  對方一聽,樂壞了,信誓旦旦地說:「當然可以,您家的地址是西碚區解放路682號201室,對吧?」
  
  小方開心得一蹦三丈高,為了確定信息來源的可靠性,他又裝出好奇的樣子,繼續問對方怎麼會對這些信息掌握得那麼清楚。
  
  對方以為有生意可做,便不再遮遮掩掩了,爽快地說:「不瞞先生說,這些花高價買的個人信息,全是最新出爐的,還能不清楚嗎?」
  
  「真是親人哪!」掛了電話,小方忍不住哼起了《感恩的心》…………

發表於 幽默故事 | 發表迴響

這書是你買的嗎?

※這書是你買的嗎?

  周大款經過數十年的商場打拼,現在已經成了身價過千萬的富人。

  為了一改大老粗的形象,他新買了一個紅木書櫃,然後安排人從網上、舊貨市場、地攤倒騰了滿滿一櫃子的舊書,擺放在裡面。

  這天,周大款請二個朋友來家小聚。趙董來到書房,從書櫃裡抽出一本《七俠五義》,翻了兩下問:「周大款,這是二手書吧?」

  周大款不願承認,看這書挺舊,便說:「這是我父親買了留下來的。」趙董笑了笑,去客廳喝茶了。

  周大款急忙拿起那本《七俠五義》,只見封面上蓋了個老舊的紅印章:「市圖書館藏」,周大款忙把那本書扔到了下面的抽屜裡。

  這時,錢總過來了,寒暄兒句後,錢總抽出一本巴金的《家》,他看了看,問:「周大款,這是二手書吧?」

  周大款非常納悶,但他假裝若無其事地說:「這是我自己買的。」錢總聽後笑了笑,去客廳看電視了。

  周大款迫不及待地拿起那本《家》,翻到扉頁,見上面寫著幾個字:"1986年購於美國洛杉磯華人街」。

  周大款這輩子沒出過國,自然也不會在洛杉礬華人街買書,他趕緊把這本書鎖進了抽屜裡。

  周大款剛把書鎖好,孫老闆進來了,開了幾句玩笑,孫老闆抽出一本路遙的《人生》,才翻了一頁,就問:「周大款,這是二手書吧?」

  周大款心裡一驚,想起剛才的情況,掩飾道:「這書是朋友送的。」

  孫老闆不懷好意地笑了笑,就去客廳看報紙了。

  周大款驚詫地拿起那本《人生》,翻到第二頁,上面這樣寫著:「願你洗心革面,改過自新,做個對國家和社會有用的人。離別留念,馬二楞,1993年6月於馬窯坡監獄。」

發表於 幽默故事 | 發表迴響
頁數: 1 2 3 4 5 6 7 8 9 10 ... 235 236 237 下一頁